<rp id="xf744"></rp>
<s id="xf744"></s>

  • <em id="xf744"></em>
    • 大同新聞
    • 行業資訊

    不良資產,處置為王——2020年處置不良的六大難點

    “不良資產是逆周期的行業”、“不良資產是暴利行業”,這兩句聽得不少,但真正了解不良資產,可能沒有幾個人喜歡不良資產的處置;做好資產處置,需要知識經驗、思維方法與資源手段綜合構成的處置能力。不良資產處置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相信很多已經感受到了2018年下半年以來市場的寒冷、處置的艱難。


    從行業機構角度來看,相比擁有強大資金深度、大量服務機構、經驗豐富的處置團隊的大中型銀行、四大AMC,他們不良的處置相對是主動的,更多的是合規性、程序性的要求;而小銀行、放貸機構、不良資產二級市場投資公司等中小型機構,不僅要面對頻繁變動的監管要求、宏觀政策,中國大市場的巨大區域差異和市場慣性,還要面對周期性行業造成自身的先天不足。以下幾點,純屬個人觀察,供大家參考。

    1

    資產處置經驗不足 
    銀行業有很多年的不良率低于1%,高速增長的增量足以覆蓋這些損失,主觀上更愿意把人員、資源投入到做大增量而不是去處置不良。不良開始蔓延之后,很多地區的銀行、甚至四大資產的分支機構都沒有專門從事不良資產處置的團隊,“三打”中的打包都需要臨時去研究《批轉辦法》,更多的中小機構對政策、法規、處置流程都需要現學現賣。盡管2016年下半年-2017年底,不良資產交易市場火爆,打包的經驗可能學了不少。

    2

     資產處置資源的不足
    做資產處置,得有人、有錢、有資源、有關系
    處置團隊,擁有知識經驗、思維方法與資源手段構成的處置能力的人才全市場都稀缺,優秀人才往往傾向于穩定性、資源支持更有優勢的大機構。對于城商行、農商行等小型放款機構來說,財務資源不足或者說損失不起,是這些機構處置不良資產的巨大障礙,一轉讓(特指真實轉讓)就出現窟窿。再有社會資源、關系方面,如何推動債務人還錢、如何找到“債權”或“執行資產”的投資者、如何推動司法處置進程,往往有“點”的資源,沒有“面”的資源,不良少好辦,不良一多,會發現什么都缺。

    3

    處置方式單一,且很容易形成路徑依賴
    前面有提到,小型機構因財務資源的缺乏做不來真實轉讓,我們觀察到800多家銀行、數千家非銀、普惠、互聯網金融,真正進行不良資產真實交易的機構不到百家。不能真實轉讓,那就打官司、催收討債,或者先通道出表,再催收討債。而不良資產的投資機構,特別是2016年以來,無論是持牌的AMC,還是各類非持牌投資者,甚至包括處置服務商,過去2年多,大家一說不良資產處置,指的都是不良資產交易,有一段時間說不良資產交易是“炒作成風”也不為過。不可否認,處置方式無所謂好壞,但在市場環境出現較大變化時,單一方式會導致團隊已經形成路徑依賴,使得處置效率下降、周期拉長。

    4

     期望值波動大,反射弧有點長
    “不良資產是逆周期的行業”、“不良資產是暴利行業”,這兩句話一句說的是投資機會、一個說的是處置結果,或許都沒錯,但除了短暫的交易性機會,很難同時持續存在,好收購時不好處置,好處置時不好收購。無論是不良資產的生成機構、還是不良資產的處置機構,逆周期會不斷的調低價格期望,交易清淡(2014、2015年),處置順周期時會過于樂觀(反正賣得出去),價格暴漲(2016年下、2017年)。資產處置的決策者與項目經辦人往往分離,決策者的決策要依據經辦人的間接信息,層級一多,反射弧會更長,這一點大型機構更明顯。

    5

    處置思維積累的不足
    曾經有人統計過,說不良資產的老司機不超過1000人,四大AMC干了20年的不良,這是AMC的主業,據了解,信達、華融總分加起來大概各有400多人從事傳統金融不良,長城約有300人,這還是回歸主業后新聘很多新人之后的情況,而實際有著豐富處置經驗、還在一線的少之又少。上文已經說過小機構會出現處置方式單一、路徑依賴的問題;行業又普遍認為不同的人處置同一個資產,可能產生無數種處置結果。資產采用什么處置方式、需要調動什么資源、利益如何分配,達到更優的效果,都需要更多的項目經歷、廣泛的可動用的資源,更豐富的處置思路。

    6

    對資產質量的認知、持有成本的認知的不足
    做不良資產,資產質量必須帶著資產價格一起說。別說什么優質的不良資產,怪怪的。從處置的角度,不良資產的質量往往要跟對應貸款的形成與管理結合來說,小型機構可能在內控、風險管理、客戶選擇上等方面要弱一些,形成不良的原因可能也要復雜得多。至于二級市場投資機構手上的資產狀態,可能持有成本相對不低、被各路機構啃過沒啃動。歸根到底,中小機構的資產,內外的認知都會是“難處置”。再就是持有成本的認知,不僅要考慮當前的資產價格(或本息),更需要考慮資金成本、資產管理成本甚至機會成本;有一家信托機構曾經測算過抵押物司法拍賣一拍出去和三拍出去,持有成本會相差8-10%。中小機構可能會對持有資產的質量存在瑕疵認識不足、不太看重機會成本、對處置結果要求過高,導致錯過處置時機、資產砸在手里。

    以上種種不管是主觀造成的還是客觀存在,隨著時間的拉長大部分會隨著業務規模擴大、團隊經驗增加,得到改善。


    凹凸在线无码免费视频,中文字幕乱码人妻一区二,free性丰满hd性ad性欧美,丰满熟妇大号bbwbbwbbwbbw
    <rp id="xf744"></rp>
    <s id="xf744"></s>

  • <em id="xf744"></em>